同时

2020-05-26 05:13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昨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从这些数据来看,货币和信贷支持力度的加大,并没有全部转化为经济的成长,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信贷政策的过度宽松反而可能加剧产能过剩问题。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称,国外方面量化宽松政策导致资本流入压力不断加大,下半年货币政策要加强对流动性的控制,可以考虑降息。

数据显示,4月新增贷款为7929亿元,高于市场预期,同时,社会融资总量达到了17.75万亿元,也显著高于市场预期。而广义货币m2的增速则达到了16.1%,高于上月0.4个百分点,同时也明显高于今年13%的目标增速。

在整体货币政策宽松的大背景下,4月实体经济增速却低于市场预期。昨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3%,尽管高于上月的8.9%,却低于市场预期的9.4%。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在前4个月同比增长20.6%,低于上月0.3个百分点,也明显低于市场预期。总体来看,实体经济数据出现一定改善,主要是因为去年的基数较低,整体经济复苏仍然较为弱势。

刘利刚表示:单纯依靠货币政策难以支持整个经济的成长,中国仍然需要结构性改革,来推动整体经济的可持续增长。这些举措应该包括结构性减税、去监管化并鼓励垄断领域的竞争、利率市场化以及深化资本市场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4月中长期贷款,特别是企业中长期贷款仍旧不足,继续验证了实体经济面临的压力。3月,企业中长期贷款月从3月2530亿元继续降为1750亿元,仅占新增贷款总量的22%,大幅低于早前50%左右的水平,反映了在制造业的产能过剩、出口低迷的情形下,企业动力仍旧不足。

另一方面,由于通胀水平较低,刘利刚认为整体货币政策仍将保持宽松,同时市场流动性也将保持宽松。由于全球范围内各大央行纷纷开始降息,并对汇率进行干预,刘利刚因此认为中国央行降息的可能性也在上升。同时,降息有利于收窄利差,并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资本流入的压力。反对降息的主要论点是房地产市场,但热钱流入过多,也会导致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压力,但从根本上来说,房地产市场仍然取决于供需状况。